首页 > 手机 > 详细

外围篮球-怎么区分万博真假

发布时间:2018-12-25 15:24:22
阅读:72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 收藏:0      [点我收藏+]

  文/刘亚杰

  来源:一点财经(ID:yidiancaijing)

  在通信圈儿,高通是一名侠客,腰间两把朴刀,刃如秋霜。

  一把是移动芯片,长于巷战,芯片技艺精绝,蜚声寰宇,每次发布新品,总有手机厂商争相抢夺,生怕首发权旁落,视竞品于无物;另一把是专利授权,射程穷极天涯,四野之内终端厂商概莫能外。

  高通多年的内功修为,已经让他成为无往不利的赢家。

  这几年,跪在高通刀下的对手不在少数:魅族、英特尔,以及眼下苦苦挣扎的苹果——一家手机市场绝对的强者。

  他们没有因为高通的存在堪堪废命,却落得满身刀伤。封装产品密不透风,最终还是被高通寻得了破绽,血染征袍。作为产业链下游的终端厂商,挣扎与否早已无碍成败。

  至于同业者,他们的挣扎多半螳臂当车。

  根据第三方数据,截至 2017 年第三季度,高通的市场占有率已达到 42%,这甚至超过第二名苹果(20%)、第三名联发科(14%)的总和。

  芯片江湖的排行榜上,高通没有对手,甚至跟随者。

  眼下的江湖有些悲凉:如果苹果倒下了,谁还能擎住高通的刀?目前来看,怕已是无人力挽狂澜。只有静待岁月的锋利,断掉高通的刀。

  高通的强大,除了刀法娴熟,更在于皈依时代的迁徙,借桌面时代被移动时代更替清除异己。

  如今站在 5G 时代的窗口,通信网络架构的调整很可能再次带动通信业改变商业模式。面对“岁月如飞刀”,强大如高通也要承受考验。

  科技圈大拿凯文·凯利曾预言,“在互联网世界,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,从来不会出现在一份既定的名单里。”

  也许新的时代正酝酿着给高通造就一个竞争对手,一个让高通快刀失效的对手。那个时候,高通是否一如这般潇洒快意?

  1、刀客的尊严

  练就绝世武功的侠客,往往经历过一场向死而生的涅槃,高通未能例外。

  2015 年初,针对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,实施排除、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依法作出处理,责令高通公司停止相关违法行为,并处以 2013 年度中国市场销售额8% 的罚款共计 60.88 亿元;此外,高通还按要求调整了执行专利授权的众多细则。

  对高通而言,这是市场、技术、行业需求等多方面因素博弈妥协的结果,也是最理想的结果。

  虽然破财消难的成本比较高——60.88 亿元接近前期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高通开出反垄断罚单的 5 倍,今后来自专利授权的收入也将大打折扣,但这没有从内部破坏高通,最大限度维护高通刀客的尊严。

  在手机市场,高通的刀法隶属名门正派而非左道邪典,刀客重出江湖。

  纵观整个市场,无论技术储备还是品牌价值,高通都绝对领先,因此行走江湖,所向披靡。

  根据第三方数据,2014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 11.67 亿部,中国智能手机品牌出货量达到 4.534 亿部。其中包括苹果、三星、华为、小米等主流品牌,也有叫不上名字的小众品牌。

  不过高通就是有这样的嗅觉,可以找到他们并签订授权协议。判决结果公布后 1 年左右,和高通签订授权协议的厂商已经超过 200 家。

  “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;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故地重游,高通尚未出刀,身前已是众人臣服。如此威慑,几乎还原了《孙子兵法·谋攻》中描述的最理想战局,秋风飒飒,落叶齐飞。

  根据高通公布 2015 财年的报告,其全财年营收为 253 亿美元,净利润为 53 亿美元。

  虽然和以往相比,两组数据均有一定幅度下滑,但是这是在一年时间内经受 3 次重大打击之后的成绩——反垄断罚款的亏空、高端旗舰处理器骁龙 810 与中端处理器骁龙 615 同时出现发热及功耗失衡、竞争对手伺机抢占市场。

  不过这些并未难倒高通。

  这一年高通芯片出货量占比仍然在 60% 以上,专利授权继续提供着稳定的现金流,后期推出的骁龙 820 平衡了功耗与发热的问题,局面很快回归平稳。

  2、拔刀的快感

  有顺遂就有逆流。

  四野八荒都在传言高通的可怕,偏有倔强的包不同,高喊着“非也非也”,硬要“渴饮刀头血”。

  2016 年 6 月底,高通向法院提交诉状,表示魅族在没有获得专利许可的情况下使用 3G/4G 无线通信专利,提出 5.2 亿元的赔偿要求。

  为了维护其刀客的尊严,高通将专利战的第一刀砍向魅族。

  时任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回击表示,高通单独与每家终端厂商沟通专利授权,厂商无法横向比较谈判细则,如同进入“黑盒”,这是魅族无法接受的。

 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角力,犹如“蚍蜉撼大树”。

  2014 年,魅族的出货量仅有 440 万部;虽然一年之后,获得阿里 5.9 亿美元投资后销量大幅提升到 2000 万部以上,但比起销量冠军三星年出货量突破 3.21 亿部,魅族绝对称得上“小而美”了。

  不过体量的差距并不影响战局。僭越刀客的底线,高通势必全力以赴。

  魅族曾以为背靠三星半导体与联发科的庇护,同时手握 2000 万部出货量,以及一套“黑盒”理论的诡辩,就能逼迫高通就范,这显然把问题简单化了。

  三星半导体和联发科早已领教了高通的手段,因此根本不希望被裹挟到这场决斗中,全程保持缄默;同时高通又在美国、德国和法国发起专利诉讼,在魅族准备出海时阻断其拓展国际市场的通路。

  高通这一刀很快有了效果,2 个月后魅族与高通正式签订专利授权协议,魅族手机产品将使用高通芯片。

  魅族倔强的斗士形象历历在目,高通仅一刀即灰飞烟灭,快意恩仇。

  魅族过分拘泥于形式,寄望在细节中找到高通招法的破绽;可是经过反垄断调查的历练,高通杀手锏已臻化境百试不爽。一个谋一域,一个谋全局,二者根本不在同一格局,分出胜负只是须臾中事。

  “我们设计专利的堡垒,还不能抵抗底层专利的进攻。”面对强大的高通,李楠的喟叹透着魅族的无奈。

  3、高手过招

  那是一次失衡的较量。无论市场、用户,还是资源,两家企业都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不过很快,高通寻到了真正的对手。

  2017 年 1 月开始,苹果开始指控高通对其芯片收取超额费用,拒绝退还 10 亿美元专利费。3 个月后苹果正式宣布停止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用,于是高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围剿苹果。

  高通向苹果发来战书是需要足够勇气的。

  2016 年苹果的市值约为 6170 亿美元,高通的市值基本稳定在 1000 亿美元以内,二者差距悬殊。不过换个角度,这是一场产业链上游向下游发出的战书,且双方均已在各自领域称雄——这也是绝顶高手间的较量。

  高通抢不走苹果的用户和市场,因此拔刀的目的纯粹为了江湖地位。

  为了绕过高通的专利围剿,从 2010 年开始苹果已启动内部隔离高通的计划,一方面主开发苹果A系列处理器,另一方面在通信基带供应商列表中始终圈定高通与英特尔两家公司,为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  苹果每年为自研处理器投入大量资金,还要与历来关系不够友善的英特尔交好——英特尔的基带芯片性能表现一直不够理想,英特尔已故领袖安迪·格鲁夫还与乔布斯怀有宿怨。

  苹果舍弃金钱与江湖恩仇,就是要与高通一战到底。

  斗争进程如想象中电光石火:双方各自提起诉讼与反诉,脚步踏遍全球。

 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双方已在全球 6 个国家的 16 个司法行政区,进行了超过 50 宗独立的专利和反垄断诉讼,跨越技术、用户、资源以及空间等多个维度。

  然而数个回合之后,双方各自收招,高通仍然占据上风。

 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,将苹果定性为侵权者,禁止其在中国地区销售 iPhone X 等 7 款产品。

  苹果内功苦练多年,仍然敌不过高通这一刀,近况非常狼狈。

  苹果三家子公司明里拒绝签收法院裁定书,暗地启动 iOS 系统升级,想方设法躲开高通的追杀,不过高通还是回应,更新系统并不影响执行最终裁定,禁售令步步紧随苹果。继续拒绝和谈,只会继续撕裂伤口。

  “后续高通会在中国寻求 iPhone XS、XR 的禁售令。”高通执行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唐·罗森伯格(Don Rosenberg)强硬表态,步步紧逼。

  苹果放言拒不和解,不过除了躲闪与拒不执行法院裁定,也没有进一步的反击。此番对垒中,如果苹果也无法全身而退,恐怕已经没有谁能够抵挡高通。

  4、抽刀断水

  与苹果缠斗,本是解决旧时恩怨,力之所及,拔刀而已;平复江湖纷乱之后,就要全心面对时代交替,在新时代建立自己的江湖地位,这还不是高通的长项。

  江湖领袖往往保守固执,不愿接受甚至在对抗变革。他们了解闯江湖的苦,自然希望一切如故,安全感驱使让他们更愿意在新时代完整复制一个旧江湖。

  为此,2018 年中期高通公布 5G 手机专利授权方案及物联网收费标准。按照最新授权计划,手机厂商和物联网产品仍然躲不开高通税,将专利费设定在 2.275% 至5% 之间(征收上限为 400 美元)。

  智能手机是 4G 向 5G 升级的“保留曲目”,占领手机该市场是高通的强项,其他厂商难有更多突破。

  高通会继续称王,不过王的领地会被不断挤压。

  第三方数据显示 2018 年前三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为 3.868 亿部,出货量不断下滑;鉴于产业链尚未成熟,预计 2020 年 5G 手机的销量仅有 6500 万部。高通的优势业务,正在随着网络的升级逐渐瑟缩,这对高通极为不利。

  对于 5G 网络带来的全新的改变,众多观点认为,网络升级将营造全新的使用场景,势必让更为多样化的终端接入网络,这可能是一场变革。

  “今后 5G 带来的是全球万物智能互连的时代,所有的物都能够通过无线连接。”正如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樸所言,高通认同万物互联的用户场景,只是希望这样的场景,同样按照专利授权的模式推演。

  万物互联的时代,能否成功嫁接高通的商业模式?

  目前很难给出答案。

  不过高通已经明确,目前 4G 网络上为每个 M2M 模块收取 50 美分的授权费。高通高级工程副总裁兼技术许可业务法律顾问陈立人也表示,物联网领域的许可授权非常困难,高通已经准备好使用专利授权的枷锁囚困整个产业。

  不过高通越是恋旧,改变越是给予高通更多的压力。不久前,高通公开了部分物联网业务的拓展情况。

  2018 年高通推出了智能视觉平台 QCS605 和 QCS603,以及专用调制解调器 Qualcomm 9205 等众多平台。高通发布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已经有数百个品牌、超过 15 亿部智能设备搭载相关解决方案。

▲高通 CEO 史蒂夫·莫伦科夫
▲高通 CEO 史蒂夫·莫伦科夫

  2018 年 8 月,高通 CEO 史蒂夫·莫伦科夫预计,其非手机芯片销售额全年可达到 50 亿美元。

  随后有媒体报道,参考高通芯片营收构成信息,物联网芯片仅占据非手机芯片销售额的 20%,大约 10 亿美元——还不到高通 2018 财年总营收的5%。

  如果这5% 是设备与服务板块和专利授权版块的全部贡献,显然与高通的计划相去甚远。

  相比之下,放开手脚的竞争对手们要比高通更加自如。

  截至 2018 年第三季度,英特尔来自物联网集团的收入已经突破 26 亿美元,移动时代的手下败将,如今已经翻身;同是移动时代的竞争对手,联发科推出 MT2625、MT3620 等解决方案,已经借着智能音箱切入物联网市场。

  某联发科内部人士表示,物联网板块对营收的贡献已经接近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业务,占总体营收比例的 30% 以上。仅以第三季度 21.8 亿美元的营收估算,联发科在物联网相关的业务板块单季度可以贡献超过 6 亿美元。

  如此看来,5G 时代高通的威慑正在减小。

  高通刀已出鞘,却未见血光:有产品、有盈利模式,也有推广,却未见成果。

  依靠在手机市场的影响力,高通在 3G 和 4G 时代成为行业霸主。竞争对手很清楚,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已经很难战胜高通,因此在高通仍然醉心于依靠传统盈利模式继续生存时,提早接入全新的商业模式,推出适应新时代的产品,尚有一线生机。

  高通还在走老路,竞争对手已经找到了新的跑道。

  如今,高通挥刀之后见不到血腥,新的时代已经到了。

  5、结语

  现在的高通,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,最重要的是看清当前的形势,以及给自己一个理想的定位。

  2018 年末,高通的财报并不好看,在骁龙技术峰会上,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·阿蒙将原因归结为公司不再给 iPhone 提供芯片,导致芯片业务下滑,仍然按照智能手机时代的视角,观测 5G 和物联网时代。这样的错位,正在开始影响高通的判断。

  参考全球经济形势以及智能手机销量走势,5G 时代很难造就一个更大的增量时代,这是对终端厂商的挑战,更是对高通盈利模式的巨大冲击。

  当高通挥向对手的刀,却没有谁畏惧其凌厉的攻势,也就预示着高通必须做出改变了。

(0)
(0)
 
举报
评论 一句话评论(0
0条  
登录后才能评论!
© 2014 designnerd.net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46678号-4
打开技术之扣,分享程序人生!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002号